耳语海岸,怀念经典
专注于魔兽世界60年代

听我弹一曲-76.重返暴风城

大概达纳苏斯的自然气息也感染了我,在这里住了两天我觉得已经恢复了体力和精神,沙漠里的日子就像一场梦,谈不上噩梦,却也不是什么乐意回想的日子。不过,还挺有趣的,我得想着紫色水生菇的事情,再说将来要去希利苏斯必须从安戈洛环形山穿过去,要进入环形山,则只有塔纳利斯那一个入口。

 

当然,非要从塔纳利斯的崖壁上往盆地里跳也不会有人拦你。没错,安戈洛环形山的地势是比两边沙漠要低的,虽说是山,其实是个盆地,被山环绕的盆地。

 

不过我短期内不会尝试再过去了,实力不够呀。看着哈斯雷姆和训练师们道别,我也跟着与他们再见。出来太久啦,基础打牢了需要的是实战,不过我还不想让这两个孩子冒风险,回去铁炉堡将那疯丫头也接上,该回暴风城了。

 

不知道孤儿院的老师有没有惦记这两个孩子过得如何呢?我这个养父有没有善待他们也是需要考察跟踪一下的吧。

 

在鲁瑟兰村上船,哈斯雷姆很自然的和村民们打招呼,我很欣慰,虽有仇恨在身,却没成为一个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人。在奥伯丁转船,等船期间我还领着哈斯勒姆去和旅店老板打了个招呼,算是做实我所言非虚。老板给我们带了点吃喝,算是沾了哈斯雷姆的光吧。

 

毕竟我独自在这里这么多次,她都没额外送过我东西。

 

“这里的人很友善。虽然不像矮人们那么……呃,活泼。”

 

“哈哈……”我笑起来,和哈斯雷姆站在码头上,回望这座海边的城镇,她很美,但最终毁于死亡之翼带来的大灾变,城里的人几乎都死了……但幸好还有很久。

 

我扭回头来,收起笑容,和哈斯雷姆前往湿地。

 

“不知道莎里希有没有变强。”我们在船舱里随便聊聊天,有好事的冒险者过来和我们打招呼,我们轻车熟路当做不知道。哎,不知道有痒痒肉的人怎么办,要不冒险者不小心戳到他们痒痒肉会不会笑场呢?哎呀我的联想太丰富了。

 

“会的,她虽然贪玩也不至于疏忽练习。”我对那姑娘莫名的有信心。只是希望她别真的想当女矮人才好啊……

 

在湿地下船后天色已经黄昏,我俩都没耽搁,决定继续赶路。租了狮鹫飞往铁炉堡,不过是山前山后而已,以狮鹫的速度,深夜前就能到了。不过要是莎里希·朱莫这种时间还没老实睡觉的话,就等着被打屁股吧!

 

莎里希·朱莫并没有给我这样的机会,我们在星空下飞进铁炉堡内,见过猎人训练师们报了平安,顺便得知小姑娘已经在铁炉堡旅店内睡了。

 

我们将包裹存好,也去旅店投宿。老板得知我是朱莫的养父后对我的态度明显更友善了些,可见这姑娘在这混得不错。

 

我们在她隔壁睡下,准备明天给她个惊喜,当然也关照了旅店老板,万一她要早起外出也会告诉她我们回来了。一夜好眠,果然我的好梦被一个巨大的撞击打碎了。睁开眼是一张笑脸,朱莫扑在我身上,“啊,你晒黑了!”

 

“啊……是的,是的,你这个小丫头打扰了我的好梦,然后还告诉我晒黑了!”我起身把她扑倒,揽在怀里挠痒痒,哈斯雷姆也早就被吵醒,顶着鸟窝脑袋坐起来,也许这孩子也很久没在被窝里睡觉了。“说吧说吧,就算是晒黑了我也是很帅的老爸!你这丫头有没有惹祸,在这玩的很愉快吧?”

 

“是啊,你是很帅的老爸格里曼!”朱莫坐起来又打量一下哈斯雷姆,“乌尔夫你好像长高了,快站起来和我比一比。”

 

朱莫跳下床,将哈斯雷姆拽下来,确认了令她气恼的身高差,“和矮人在一起就是会这样嘛,他可是和精灵们住的。”我笑起来,希望外面的矮人们不要听到。

 

简单聊了一会儿,让两个小孩子吃早饭,也许他们也需要一点独自沟通的时间,我决定去给矮人们送酒。“对了,国王大人还不错,我们相处很愉快,他教了我近身格斗技。”见我出去,朱莫对我说,我点点头。

 

“这真是好极了,你也有吹嘘的资本了,莎里希,我得去谢谢他。”幸好银行系统是相互联通的,我去银行将存储的酒品取出来往国王那边走,没想到王室门口的卫兵居然认得我了。

 

“这次又带好酒看麦格尼陛下啦?”我分不清这些卫兵是哪个,他们的脸再被胡子遮一下看起来就更像了,但他显然记得我。

 

“啊是的,你的胡子还是这么漂亮。”我微笑问候,装作也想起他。

 

“谢谢。”他大笑起来,胡子被赞美对矮人来说是很高的评价,我点点头往王座走去。

 

“哟,这是谁来啦,我们小朱莫的养父回来了。”麦格尼国王都记得我,这让我太感动了。

 

“很荣幸陛下,托您的福,朱莫在这里很开心。”我上前行礼,然后就开始从包里掏酒,现在连国王身边的两位大臣都凑过来表示友好了。

 

“哦,让我猜猜这是什么酒!”看着我递给他的细长酒瓶,麦格尼·铜须浅浅尝了一口,“味道……很特别!”

 

“科尔文的黄金酒,我可是从塔纳利斯回来的!”

 

“哦,这就是科尔文的黄金呐!”麦格尼国王也有没喝过的酒,顿时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那你经历了一场恶战吧,听玩家说起过,这酒不好弄,还要先找藏宝图。”

 

“是啊,不过我运气比较好。”我挺挺胸,对于自己灵机一动给国王送了份好礼很满意。因为只有一瓶,旁边两位当然不好意思和国王抢了,我忙继续掏,将热砂港的朗姆酒拿出来,“据说这是顶债的酒,藏宝海湾的海狼尝了都觉得确实好呢!”

 

我在王厅里和几位开了小酒会,当然还要留一些送给猎人训练师。科尔文的黄金就没了,热砂港朗姆酒还是很受欢迎的。毕竟那边被海盗所困交通不便,这酒还是很难送到这边来的。

 

该感谢的都感谢了,我带着两个孩子坐上矿道地铁返回暴风城。在铁炉堡待久了,对于矮人区的烟火缭绕还挺适应,但是一出矮人区,天也蓝了水也清了,环境保护还是很重要呀。

 

“来,去孤儿院看望一下你们的看护老师,告诉她我这个老爸怎么样。”进了教堂区,能看出两个孩子还是很留恋这里的,战争给了他们不一样的童年,但至少孤儿院的老师们留住了他们的天真和爱。我和老师打了招呼默默退出去,我想他们可能也有很多话要说。

 

我沿着路漫无目的的溜达,暴风城里人类很多,我一点都不显得另类了。大家很忙,忙着找技能训练师,忙着找职业训练师,还有忙着拍卖行里赚钱花钱的,我溜达到贸易区,喷水池那里还是站着很多衣着华丽坐骑精良的家伙在站街,银行门前的邮箱站满了人在收发邮件。

 

静静看着一个个来去匆匆的身影,我突然觉得仿佛感受到什么,也许我也曾无数次这样注视过这片区域,投入其中又不在之内,恍如隔世。

 

我绕绕头,怎么会有这么怪异的感受。还是专心考虑怎么把自己短缺的法力搞上去吧。可一这样想,顿时又浑身无力起来。守着孩子们我不能让他们感到无助,毕竟我是他们的目标,一个没有法力的家伙一样可以做猎人。啊,是啊,没有法力就能放出技能该多好……我靠着喷泉边坐下来,为什么一定要用法力呢,那是法系职业的特长不是吗,不要说圣骑士也有法力,人家是有信仰的,再说圣骑士本来就是牧师转行的嘛。

 

我望着远处屋顶的蓝天发呆,突然有卫兵喊起来,“入侵者,贸易区发现入侵者!”

 

“嗯?”我坐起身子,原本嘻嘻闹闹的人群立刻骚动起来,“不是吧……大白天的就从正面进来吗……”我拍拍屁股站起来,混在人群里过去看,走到大门口乔纳森将军附近才看到一具尸体,没有释放灵魂,静静躺在地上。

 

没有其他警报了。“嗨,行为艺术啊……”大伙儿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这是谁想不开了来死一死吗,也就凭借自己是操作者吧……不知道下线以后这个非自然人自己还动不动,起来也是被杀的结果,总躺在地板上也很累吧……

 

“不过暴风城其实也不太平,”我捕捉到一些信息,说这话的不知道是不是自然人口,“监狱里貌似暴动了……”

================

欢迎关注公众号:瓶某某

直播间:全民搜索瓶某某

赞(5)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你的原址关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耳语海岸_专注于魔兽世界60年代 » 听我弹一曲-76.重返暴风城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本站文章皆为原创,如果喜欢请鼓励下我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