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语海岸,怀念经典
专注于魔兽世界60年代

听我弹一曲-75.法师的妙用

“哦天呐,一个从沙漠回来的自然人口!”我在奥伯丁的飞行平台刚刚跳下角鹰兽,周围便是一片惊呼。“你需要急救吗先生?”

 

“我猜他需要水……他都踆裂了……没有树木的地方真可怕……”

 

“不,谢谢,我需要洗个澡……”我对围观的精灵妹子们友好的摆摆手,真幸运这里没什么冒险者。

 

我身上稀稀拉拉的掉着沙粒走进旅店,问老板要一个能洗澡的房间。“哦,我想您确实需要洗个澡……”不过暗夜精灵那开放式的房间如何完成这么私密的事情呢?“板钳,有位客人需要帮助,板钳……”

 

我猜老板一定是不认识我了,我记得上次我来的时候她对我可是很热情的,现在我需要洗澡,她要板钳干什么……?

 

“哦天呐,你真高……也很搞笑……”原来叫板钳的是个小侏儒,他盯着我看了两秒钟,喃喃说道。

 

“啊,有些狼狈,沙漠里水资源很稀少,我又急着赶路……嗯,去见儿子。”大概我说话多了引起了老板的注意,她终于想起了我是谁。

 

“你是格里曼?诗人先生?”

 

“是的,真荣幸这样您还能想起我。”我做了个摘帽子行礼的姿势,确定老板的猜测。

 

“真的是你,哈哈,你怎么去了沙漠,还有了……儿子?”一旦发现是熟人,老板就从高冷美女变成了三八婆。不过好在她更看不过去我这副模样,催促小侏儒道,“板钳你先帮格里曼处理一下吧,诗人先生恐怕等不到天黑去河边了。”

 

难道精灵妹子们都是这样沐浴的吗,为什么我走过这么多精灵城镇都没注意到?我暗自遗憾着跟着板钳走到偏僻处,小侏儒问我,“你带换洗衣物了?”

 

“啊是的。”我将背包放在地上,这是奥伯丁猎手大厅和山坳崖壁的空隙,很小的一块落脚地,但几乎不会有人,“这里可以洗澡吗?”

 

我不打算洗海水澡,那样皮肤还是皱巴巴的,而且这小侏儒是干什么的,帮我搓背吗?

 

“啊,你脱衣服就可以了。”看我一脸茫然,板钳手里亮起了蓝色的光晕,“我是个法师。”

 

“法师就可以帮我洗澡了?”原谅我迟钝,被烈日暴晒被风沙打脸在经过长途飞行,我还没有休息过来呢,“哦天呐!!”我被从天而降的水吓了一跳,惊叫起来。

 

大概我实在太慢,小侏儒不耐烦了,他直接对着我下了暴风雪,但立刻又读了火球术,落下的冰雨增加了温度变得没那么寒冷逼人,如此重复了几次,我身上的沙尘终于被冲刷干净了。

 

金乌和我在最初的惊讶过后立刻配合清理身体,脏衣服脱下来,焕然一新的感觉真棒。“法术还能这么用,真是太厉害了!”

 

“你可真够脏的……”板钳撇撇嘴,但又因为我的夸奖笑起来,“附赠风干。”

 

他扬起手,我感到一阵冷风吹过来,浑身顿时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哦……我该说什么……谢谢……幸好我是正值壮年……”

 

“好啦,你能见人了。”板钳转身交差去了,我默默穿好干净的衣服跟出来。

 

“你晒黑了,格里曼。”老板在等我,也许是好奇看看我现在的模样,或者等我解释她之前的问题。

 

“请原谅,我从加基森飞过来,在棘齿城睡了一晚,今天飞到这还没吃饭。”我得先填饱肚子,燃烧一下身体里的脂肪,免得真被板钳的冰锥术吹病了。

 

好久没尝到精灵的手艺了,我和金乌大快朵颐,顺便和老板聊聊我在塔纳利斯的冒险和如何当了养父。

 

“原来那个勇敢的小男孩是你的养子!”我吃饱了,也讲完了故事,老板的话果然让我不安了。

 

“哈斯雷姆?棕色头发,大概这么高,不太爱说话,用弓箭和长剑?”我一边比划一边问。

 

“是的,他参加了一次我们组织的海岸清理行动,表现很出色。”老板一副与有荣焉的神情,我能说什么呢,我只能做出骄傲的表情,然后抓紧去达纳苏斯。

 

本来以为朱莫性子活泼就算了,哈斯雷姆也闷不吭声就去冒险了……我真是个操心的老爸呀……

 

“格里曼你回来啦!你去了哪儿黑成这样?”刃纹仍在主城内值守,我在路上已经平复心情理清头绪,先去拜访她了解情况。

 

“塔纳利斯,”我耸耸肩,“和这里相比那简直是地狱。”

 

“哦那里确实是地狱……不过比起希利苏斯还算好了。但你平安回来啦,作为一个诗人还真了不起。”哦好吧,大概无论如何我都是诗人的定位,不过这样也没什么错,“这是什么?礼物?哦谢谢你格里曼,这个乌龟壳看起来真坚硬……大概能做个好盾牌。”

 

别说我给暗夜精灵妹子选了这么奇怪的礼物,沙漠里能有什么,总不能捉点蜥蜴蝎子给她们吧?龟壳也是制皮的好材料,我选了一只自然死掉的,大概风化久了更硬了些,当做礼物带回来。其实我还真的带了点新奇的东西,我在热砂港摘了几个椰子,我猜精灵们肯定没吃过。呃,当然当年参加流沙之战的幸存者除外。他们当年从希利苏斯退败到塔纳利斯,肯定见识过了。

 

给刃纹留了一颗,剩下的得送给猎人训练师感谢他们教导哈斯雷姆。我在猎人训练师的大树桩上等他回来,顺便将礼物送上再和他们聊聊天。椰子这种新奇的水果果然给我加了分,我毫不意外的听说了这小家伙的英勇事迹,清理黑海岸的鱼人和熊怪时他受了伤,但并无大碍。他顺利得到了精灵们的喜爱和欣赏,这会儿在城外巡逻顺便练习呢。

 

当然这个城外指的是达纳苏斯城外,仍旧在泰达希尔里面,精灵们的家乡,虽说有些腐蚀现象但并不太危险。我在太阳快要完全落山之前看到了哈斯雷姆。

 

总算知道天黑前要回家。没有家长监督的孩子应该算很自觉了吧?

 

“师父?!……哥哥,你回来啦!”哈斯雷姆见到我还是非常高兴的,我也很高兴他只是愣了愣就反应过来是我,“黑了些,沙漠的阳光果然很强烈。”

 

“啊,是不是更有男人味了?”我蹲下来,笑着展开双臂,离我一臂距离的男孩才腼腆的靠过来给我个拥抱。我相信要是朱莫肯定在看到我那一刻就扑过来了。

 

“嗯,金乌好像掉了几根毛?”近距离和金乌打了个照面的哈斯雷姆注意到了不该注意的问题。

 

“啊……它陪我进行了非常勇敢艰苦的战斗,掉几根毛也无损它的英姿不是吗,反正很快就会长出来了。”我对哈斯雷姆挤挤眼,这鸟儿对缺损的羽毛相当介意,每次对着水面梳洗都会显得有些暴躁或低沉,要过一会儿才会好。

 

“哦……是的,金乌非常厉害,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宠物了。”哈斯雷姆愣了一下,立刻说道。“啊,我这段日子也变厉害了一些呢!”

 

“是吗,看起来高了一点,来,给我说说你都做了些什么。”我扶上他的肩膀,和猎人训练师们道别,我们要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聊一聊。

 

我和哈斯雷姆在城门附近找了个土坡躺下看月亮。达纳苏斯是这么的鸟语花香,湿润凉爽,我的每个汗毛孔都惬意极了。他告诉我他经受住了精灵的严格训练和考核,他对弓箭的运用有了更深的理解,技巧也熟练了不少。他给我说训练师们没人时都会做些什么,谁的脾气好谁的嗓门大谁爱吃什么东西。真难得这小家伙居然观察的这么细致。

 

最后眼皮沉重起来我好像就这么睡着了。哈斯雷姆也没叫醒我,只是给我盖了件衣服。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光大亮,这小子仍在我旁边,很认真的看着我,“长距离飞行很辛苦吧,我没叫醒你。”

 

“谢谢,不好意思我睡着了,但你说的我都听到了。”我觉得就算睡着我也保持了聆听的状态,我能想起哈斯雷姆给我描述的内容。

 

哈斯雷姆笑起来,“那你要和我一起吃早餐吗?”

 

按他昨天说的现在已经不算早,应该是他练习的时间了,显然他刻意在等我。我笑着站起来,“当然,我们去吃早餐。然后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学习成果。”

 

训练师们也暂时修改了哈斯雷姆的日程安排,我们享受愉快的亲子时间。

 

“很不错,就是法力恢复比较慢,只能用平射过度尴尬的时间,或者注意魔法和非魔法技能的交叉时间。”我很认真的看他,“这可不是你的错,我也一直是这样,你比我的魔法还多那么一点呢。”

 

“训练师们也说真的到了战斗中魔法是不够用的。是不是猎人注定就是一个极度缺魔法的职业啊。”哈斯雷姆难得说了这么长的话,我点头。“没有足够的法力支持就没有足够的战斗力,难怪很多冒险者去地下城冒险不喜欢猎人搭档。”

 

“也不用沮丧啊,有劣势就有优势,猎人是什么,类似游侠一样啊,听听这名字,谁能比得过猎人独自仗剑走天涯呢?”我拍拍哈斯雷姆的肩膀,“当然术士也可以,可术士跑不过我们呐。”我想起糖糖的小短腿,笑起来。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瓶文字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你的原址关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耳语海岸_专注于魔兽世界60年代 » 听我弹一曲-75.法师的妙用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本站文章皆为原创,如果喜欢请鼓励下我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