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语海岸,怀念经典
专注于魔兽世界60年代

听我弹一曲-74.口渴的地精

这片仙人掌林里有不少元素生物,嗯,姑且叫它们仙人掌林吧,这些植株长的都比我高。那些元素生物是怎么出现的格尔兹也搞不清楚,但其中一种就是露水收集者,也就是我的目标啦。

 

诺格弗格渴了,他要这种生物的露水腺体,因为它们里面存着水。而水,是这片沙漠居民的毕生追求。我拿到腺体,才能和诺格弗格打交道,才有可能买到他的诺格弗格药剂。真想感受一下变小了什么样,或者也可以给糖糖喝,这样她是不是就和金乌一样沉了?

 

“这些家伙不太好对付……”格尔兹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已经观察好了敌情,除了露水收集者勉强算和我一个档次,其他元素生物都太过强悍,我攀上一片砂岩,大概环视了一下目标位置,决定先将外围零星的几个处理掉,然后再去里面将目标单独引出来打,就算不小心吸引了非目标群体,也能尽快撤离危险区域,重新开始。

 

和格尔兹简单说了作战计划,金乌就展开翅膀上阵了。虽然掉了些毛,但不至于影响飞行。它一直在成长,这只莫名奇妙掉落在我身上的毛茸茸的一小团黑毛球,已经成了我最亲密的战友,它陪我一路冒险到现在,如果没有意外,还会继续陪我走下去,当初还能开玩笑说将它烤来吃,现在却是绝不会再说了。

 

这家伙会继续长大吧,它现在已经快有乌鸦那么大了。想着金乌的食量,手中的弓箭可没停下。猎人的箭头也好子弹也罢,都是不小的损耗,一般猎人都会带着大大的包裹,里面放满了箭头或子弹,剩下的空间就被宠物的粮食占满了。

 

单说这一点的话,术士比猎人强一点,至少术士不需要对他们的恶魔宝宝喂食,至于背包的空间,大部分留给灵魂碎片就可以了。

 

哎,装满了灵魂碎片的包裹,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我甩甩头,对第一个倒下的露水收集者跑过去,格尔兹轻车熟路从它身上取下腺体,这种恶心的类似胃囊一样的东西可值不少钱。我答应过和格尔兹对半分得到的利润,所以这会儿他格外卖力,甚至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帮忙输出了一下。

 

我们继续合作,艾露恩保佑,这会儿没有人过来,我还是挺需要格尔兹的输出的。地精这个种族最终会加入部落,因为大灾变的时候无尽之海中的科赞群岛将毁于火山喷发,流离失所逃出来的地精们碰到了萨尔,那时候的萨尔已经卸任部落大酋长之位做了全职萨满,不过还是凭着积累的声望让部落收留了这群技术难民。从此部落的交通和建筑得到进一步发展。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地精城市仍旧保持着中立的位置,互不相帮两不相欠,大部分地精们还是更热衷于做生意。

 

“哦,好险!”我的策略是正确的,再次斩杀了一只露水收集者后招惹了它同类的注意,我们快速跑开,等它没兴趣关注我们了再溜回来捡尸体,当然还要修整一下包扎个绷带什么的。

 

如此往复,虽然磨人却安全,谁让我现在等级不够高呢。诺格弗格要的腺体并不多,我们多打了几个,来了冒险者,格尔兹示意之后躲到了背阴角落里,我则直接炉石了。老板说他们总会有办法回来的,看着旅店中老板的脸,我略感心虚的想。

 

“哟,回来啦。”老板看我炉石回来似乎一点都不意外,“没什么伤嘛!”

 

“格尔兹他……好像躲到了角落里,因为来人了。”

 

“哦没关系,他一会儿就炉石回来了。”仿佛经历了无数遍的习以为常,老板居然好心安慰我。说来也是,我可以炉石,格尔兹为什么不可以,只要避讳着点人群就好了。

 

果然格尔兹的身影很快出现在我们面前,他看起来完好无损。我决定先去和诺格弗格交接一下再考虑剩余的露水腺怎么卖。将露水腺交给诺格弗格,这个地精渴坏了,直接喝掉一个,他平时都是指望着冒险者给他带水回来喝吗,那还真是身怀绝技无所畏惧呐……谁让他的药剂谁都不会做呢。

 

但是喝了水的地精仍有其他要求,他大概又饿了,所以让我去找他的好朋友斯普琳科帮他做点好吃的。哦好吧,为了拿到传说中的药水,得把这个地精喂饱才可以。斯普琳科就在不远处的商店外,这位幼年时受到姐姐黑暗料理荼毒的地精姑娘发现了一种秘密佐料,可以把难吃的东西变美味,从而也成了一名出色的厨师。所以,我告诉了斯普琳科我需要把诺格弗格口中那个像拖把一样的东西变成可以入口的美食,斯普琳科也很干脆的要我去寻找她的秘密佐料紫色水生菇。

 

为什么这么重要的食材她不多储备一些呢??这东西需要到辛特兰的瓦罗温湖深处才能找到啊!辛特兰呐,在东部王国的北方,要从阿拉希高地往西进入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然后在往北在敦霍尔德后面找到一条进山的小路爬上去才能进入辛特兰的地界……而我现在是在卡利姆多的最南边……

 

“我要是多带几颗来,你同价收购吗?”我尝试做点什么,让我能有点动力。

 

“当然可以,”斯普琳科打量我,“冒险者设定的任务就是带一颗,那么远的地方我又没法去,你能带些回来我太高兴了!”

 

“好,不过,这需要些时间……那很远……”这句话我好像不久前也对人说过,啊,沙漠烤焦了我的大脑,我已经记不起来了。

 

“没问题。”地精姑娘很干脆,我遥遥打量一眼诺格弗格,他应该没挑剔到只吃这姑娘做的食物吧。要是那样的话,还是抓紧把人家娶回家吧。

 

“接下来打算做点什么,格里曼大爷?”格尔兹眨巴着他的眼睛看着我,好吧,剩下的露水腺我留下一个备用,其余都卖掉好啦。

 

“那交给你处理了,按说好的,我们平分。”我将背包里的腺体丢给他,无论他是找老板还是诺格弗格出手都无所谓,卖掉的钱是不是会偷偷揩油也不重要,让地精有油水可赚我们的合作才会长久不对吗。

 

我独自去银行将搞到的酒水寄存起来,银行一定是魔法师们搞出来的奇怪空间,不然为什么主城里的银行是相通的呢?在这里寄存好回到铁炉堡再取出来,简直太方便了。为此我不惜花重金开了很多储物格。

 

格尔兹效率快得惊人,我存好了酒水走出银行,绿皮小导游就找过来了。“一切搞定,格里曼大爷。”他递给我一个小钱袋,看起来就觉得挺沉的,“水源在这里可是最紧俏的商品,喏,这是我们的收益。”

 

“说好了一人一半。”这是个挺会做事的地精,贪财怕死但坦白说我多少有点喜欢他,将钱袋接过来收取一半,剩下的丢给他,格尔兹接住揣好笑的相当灿烂。

 

“今天我们可以休息了是吗,明天你有什么打算?”我想他是不希望我太快离开这里,跟着我这几天我让他赚了不少钱,但以我现在的能力我已经很难再做更多了,高级勘探员菲兹杜瑟站在加基森的墙头土堆上焦虑着虫巢和他的勘探员设备的问题,我现在去就是送死,毫不夸张。而且虫巢这种东西,我一点都不想参观,远远看见都不想。

 

所以我还能干什么呢?今天那片仙人掌林西侧就是通往安戈洛环形山的入口,靠双脚进入那片原始区域的唯一入口,这片巨大的盆地由山脉环绕而成,据说那里面是泰坦创造的试验场,那里有火山、神秘水晶塔、油沼田、温泉还有成片的沼泽地,当然还有无数可怕的野兽和元素生物,只有疯子和科学家才会愿意呆在那里。

 

今天在风沙中穿行的那段路耗费掉了我的好奇心和体力,在我变得更强或者我的可爱女士们有空之前,我什么都做不了也不想做了。

 

“哦……我得想办法去辛特兰……搞紫色水生菇,”我和格尔兹返回旅店,对他和老板宣布我决定明天离开,“那地方可好去,所以我们得过阵子见了。”

 

“哦格里曼大爷,我会想念你的。”格尔兹有些舍不得,至少他做出了这样的神情。

 

“你是个好导游,下次来我还请你引路。”我向他保证,他才开心的离开了。我不奢望能在这里洗个澡,所以吃饱喝足睡觉,次日和老板结算了费用,我就租了狮鹫离开了。

 

直飞棘齿城坐船到湿地米奈希尔港好好的洗个澡再去铁炉堡,哦不对,我的乖徒弟哈斯雷姆还在达纳苏斯呢。就算他需要继续学习,至少我该去看看他。我更改了路线飞往鲁瑟兰村,我可真是个好父亲。

 

从卡利姆多大陆的东南角飞往西北角,真是趟要命的飞行。幸好中间还是有换乘点能让我休息一下,阳光、风沙和汗水让我这几天像多了层硬化皮肤,坐在飞行坐骑上再感受一下气流,有种蜕皮的感觉……我还是在黑海岸停下来洗个澡吧……

==========

微信公众号:瓶文字

全民直播间:瓶某某

视频:my.tv.sohu.com/user/pingxx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你的原址关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耳语海岸_专注于魔兽世界60年代 » 听我弹一曲-74.口渴的地精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本站文章皆为原创,如果喜欢请鼓励下我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