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语海岸,怀念经典
专注于魔兽世界60年代

听我弹一曲-73.时光之穴

告别好心组队的冒险者们,我沿着海岸线回到格尔兹等我的地方。“格里曼大爷!你终于回来了!”绿色的小导游从洞边树上滑下来,看来自然人口都有在树上躲人的习惯。

 

“我要是回不来你会怎么处理?”突然想看一下地精们的敬业精神。

 

“呃,当然是继续等了,实在等不到就回去看看有没有雇主消息,都找不到也只好汇报失踪……”格尔兹很坦率的样子,见我并无不快,他视线打量到我手上,看到了我拎着的脑袋,“哦天呐,你杀掉了海盗头子!”

 

“嗯,运气好碰到了一支做任务的队伍。跟着混了一下。”没什么好吹嘘的,地精很清楚现在的我是无法独自完成这样的任务的。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格里曼大爷,您可以拿到独份的奖金了!”格尔兹满怀憧憬,迈着碎八字步搓着手,仿佛是他即将领奖一样期待。

 

“你引路也怪辛苦的,等我离开时单独给你个红包。”

 

“哦!您可真大方格里曼大爷!下次来塔纳利斯请一定再叫我服务!”格尔兹扭回头来看我,“废土水袋您已经分我一份奖金了,实在不用如此慷慨,当然您执意如此我也不会客气的,嘿嘿……”

 

“啊,好说。”我也知道我其实不用如此慷慨,但热砂港这边的事情完了我还要去给诺格弗格打露水腺,搞不好也会一冲动去看看现在所谓的奥丹姆大门,这都不是短程了,沙漠里有虫巢有食人魔还有各种野兽,希望小导游看着红包份上能更尽力的注意我的安全就好。

 

我们回到热砂港,向安全主管交上海盗首级,他重新打量我,然后给出奖金。我又把捡回来的帽子给了时尚设计师,希望这位号称为上流社会人士服务的地精能够灵感如泉涌。

 

“又是没有虚度的一天呐……”因为意外的顺利,今天还富余了宁静的旁晚可以度过,也许我可以回加基森悠闲的休息一下明天再动身,夜宿在沙漠里应该不是舒服安全的事。

 

加基森的晚上显然没有藏宝海湾热闹,连棘齿城都不如。这边毕竟人烟相对荒芜,冒险者也没有那么大批量的集中。除了零散做任务升级的,能大量到访的一般都是准备去祖尔法拉克探险的。他们一般也就是在这里休整一下装备然后就风尘仆仆的离开,或者在里面探险完毕回来交交任务再修整一下装备同样还是离开。

 

加基森北门附近有几个侏儒,他们守着一个奇怪的设备不知道进行什么研究,偶尔有人发现奇怪的蛋之类,他们会稍作鉴定然后让冒险者送到鲁瑟兰岛交给角鹰兽饲养员琥珀进行下一步鉴定。

 

说到奇怪的蛋我也打到一个,不过是机械的,格尔兹说不少冒险者也会打到这种东西,是种机器人,找到母体机器并护送它走到合适位置就能自己飞回主人身边。这该是多么狂热的研究人员呀,制造这么多小机器人满世界乱放,而且还这么容易出事故……我猜是个侏儒,还是个搞工程的。

 

“护送这家伙是不是也挺费劲的?”我自己在塔纳利斯冒险已经很吃力了,经验告诉我护送任务还是不要自己轻易尝试。

 

“啊,格尔兹不清楚,不过见过有人护送它,要从时光之穴南边山坳里一直走到热砂港吧?”

 

我打开地图看了一下格尔兹提供的路线,果断决定暂不尝试。“这一路太长了……还不知道有多少怪物等着劫杀呢……”不过时光之穴,现在是什么样子的?“格尔兹你领我去时光之穴看看吧。”

 

“那地方进不去呀,格里曼大爷!门口有很凶暴的巨龙守着!”格尔兹拼命摇着头,他还算是个正常的地精,金钱和生命,他更钟爱后者。

 

经过一番劝说后我答应只在外面看一看,格尔兹才算勉为其难的领着我出发。当然,这都是休息一夜后的事情了。这次我们出了加基森一路往南,沙漠里没有路,只有偶尔出现的岩石,被风沙侵蚀的瘦骨嶙峋,还有一些巨大的骨架,有些火鹏在骨头上站着当做落脚点,“这么大的骨架,好像比科多兽都大……”

 

“没错格里曼大爷,应该就是科多兽……这片沙漠也是有点科多兽的……”格尔兹突然压低了声音,左右张望了一下,“不过也有人猜说不定是龙……”

 

“哦……”我配合他也压低了声音,轻轻点了点头,无论是什么,它都化成了一堆枯骨。避开蜥蜴、蝎子和土狼,有些实在避不开的就只好努力杀掉。蝎子可以剥下壳来,这是一种很好的制皮材料,打废土强盗的时候刚好从他们身上缴获了不错的配方,正好适合猎人用。

 

随着我们继续向南,怪物的等级也略有增加,有时候需要和金乌用尽全力才能击杀。虽然危险,这种频度很高的锻炼也让我变得强壮,我能明显感到自己的手臂和手指更有力量,对技能的运用也更加熟练。

 

“就是这里了,格里曼大爷。”在一片岩石前停下来,格尔兹拒绝再往前走一步。“那些尝试绕过守卫进入洞穴的人再也没有出来过……据说洞里有神奇的力量,有人变老了,有人则成了婴儿……”

 

“好吧,我不进去,我就在边上看一看……”我在不算大的风沙中向里眺望,只能看到貌似有些人为的建筑被沙子半掩着,至少,是有路通向前面的山洞的。

 

我大着胆子向前走了几步,沿着大路,进入这个被岩石环绕的洞前空地,我看到了路两侧有巨龙在低飞着巡逻,无法辨认出等级的骷髅精英……我僵在原地,时光之穴是守护巨龙诺兹多姆的所在地,创世泰坦赋予它穿越时空的能力,用于维持整个世界的时间轴不和历史发生大的偏差。鉴于它们守护范围的特殊性,诺兹多姆带着它的子嗣在落帆海湾后面这片岩石山丘中开辟了时光之穴,在这个既存在又不存在于世的地方过着隐居生活。

 

自从打退燃烧军团后青铜龙王就没再出现过,这年代它应该还在最喜爱的洞穴里沉睡吧?还是在洞里搜寻着时间流中的古董?或者它已经遇到了永恒龙带来的麻烦了?不过它的青铜龙子嗣却毫不懈怠的值守着,因为这里不仅是它们的王的休憩之地,更是时间流动的汇集之处,这些时光守护者要维持着时间的微妙平衡。

 

道路前方有个巨大的身影横亘着,我不敢上前,努力打量了一下,我想贸然上去只会被无情的拍成肉泥。青铜龙绝大部分分布在塔纳利斯和北方大陆诺森德,小部分继续留在希利苏斯时刻监视其拉虫人的动向,极个别的青铜龙留在东瘟疫之地,在那里有些时间活动异常的地方执行自己的特殊任务。当年阿纳克洛斯作为流沙之战的龙族首领,现在仍带负责监视其拉虫人的动向,相信随着联盟和部落冒险者不断发现虫人的异动,阿纳克洛斯将会再次考虑和凡人的合作。

 

当然合作的前提是得到这些青铜龙们的信任,这个守门的庞然大物才会勉为其难的和你开口说话。但现在,我轻手轻脚的后退,一步步退出这个处处流露出不欢迎凡人气息的领域。退到格尔兹身边,他貌似轻轻松了口气。

 

“好了,我们去找露水腺吧。”满足了好奇心,就得做点实在事,和诺格弗格套点交情顺便把沙漠的花费赚出来才好。格尔兹说那片仙人掌灌木丛得径直往西南,几乎要到塔纳利斯的西南角了。我叹口气点点头,既然决定要做,它在哪里也得过去。

 

风沙似乎又大了些,格尔兹也戴上眼镜用围巾包了下头部,现在不适合说话,张嘴就是一口沙子,他对我摆摆手示意跟紧,我当然得跟紧他,要是在这鬼地方迷路我就只能炉石然后还要跑好远的路去采集露水腺。

 

这段路走的非常艰难,不知道塔纳利斯的地精们为什么不搞些骆驼卖一卖,啊对了,骆驼是什么东西,艾泽拉斯有骆驼吗?我打断脑子里的胡思乱想,让自己集中精神跟紧格尔兹。当我觉得体力透支非常希望休息却又觉得在这漫天满地都是风沙的鬼地方只能不停往前走所以只好提着口气继续坚持的时候,格尔兹突然停住了。

 

我抬头看到了一片岩石小山丘,哦岩石!我从来没有过对这么一块石头产生过如此亲切的感觉。格尔兹领我靠在背风处休息,坐下的一瞬间我体会到了幸福的滋味。果然所谓的幸与不幸,不过是一种情况和另一种情况的比较而已。

 

“如果没错的话,我们已经走了一半了。”格尔兹摘下围巾,风沙不知何时已经小到快感觉不到了。“你可以补充些水分,格里曼大爷。”格尔兹掏出自己身上的小水壶喝了一口,然后眼巴巴看着我。

 

“哦好的。”随着风停下,我感到温度在急速上升,这该死的鬼地方。“来个水果?”金乌钻出来抖抖沙子又趴在我肩膀上,它也喝了点水。

 

“你真是个好人,格里曼大爷!”格尔兹啃着苹果,看我准备上路,马上给我指明位置,“啊我们一点冤枉路都没走,格尔兹是最棒的导游,这里是深沙平原南部,前面有群食人魔。”

 

“食人魔……好吧。我们可以稍微绕一下。”我跟着格尔兹,已经看到了那群巨大的身影,加基森旅店后面的空地有个侏儒在招募冒险者猎杀食人魔,我就暂时不操心这个问题了。

 

“等再看到一片岩山的时候就到了。风停了我们走得会很快。”格尔兹怕我泄气,鼓励我。

 

我点点头,确实经历过刚才的风沙侵袭,现在除了热的难受,真的再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了。哦,这该死的沙漠,我好想洗澡。可毒辣的阳光连我的汗水都快烤干了。

 

我默默腹诽着,眼前终于出现了一抹绿色,天呐,绿色呀,绿色的仙人掌,一大片!就算它们长满了刺,这会看着都可爱极了。怪不得说绿色代表了希望,我沉重的步伐立刻就轻快了。

=============

微信公众号:瓶文字

游戏视频:my.tv.sohu.com/user/pingxx

直播间:quanmin.tv/v/pingxx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你的原址关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耳语海岸_专注于魔兽世界60年代 » 听我弹一曲-73.时光之穴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本站文章皆为原创,如果喜欢请鼓励下我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