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语海岸,怀念经典
专注于魔兽世界60年代

听我弹一曲-72.落帆海湾和科尔文的黄金

进入热砂港,先和当地的居民打个招呼,这里的居民当然是地精居多,我随意走进南边的小屋子,没想到里面有不少人。这应该是个小酒馆,虽然没挂招牌,人类酒保斯杜雷身后放了不少酒。我想起在藏宝海湾的“海狼”马克基雷,那家伙抱怨过讨债难,这个斯杜雷应该也是欠债人之一。

不过我并没有接海狼的委托,反正会有其他冒险者漂洋过海来讨债,这家伙也不是故意的,他和海狼打赌的特色酒热砂港朗姆酒被南海海盗科尔戈船长偷走了藏在海盗镇里。所以在东西被抢回来之前我要喝点什么的话,只好选择其他的酒水。我并不介意啦,已经和火须喝了不少酒,大家都交个朋友才是主要的目的。

这屋子里还有个令我意外的大人物,虽然他很谦虚地说自己是水业公司的保安,但安全主管的头衔也是响当当的。这个一身大板甲的地精彻底被南海海盗惹恼了,因为这群海盗不肯交保护费!哈,原来地精们也是收保护费的。所以分身无瑕的安全主管吉罗姆·比格维兹招募冒险者去击杀南海海盗,码头工人和流氓之类的通通都不放过,不交保护费,当然要付出代价了。至于我接到的剿灭南海海盗首领安德雷·费尔比德的通缉任务,也是最终来找他上缴首级领取奖金。

酒柜另一侧,站着一个女地精尤尔巴·斯库比格特,她满脸的抱怨,在数落自己弟弟的不是,同时也在希望碰到足够强壮的冒险者到燃烧平原去见她的姐妹,协助解决她家成员造成的麻烦。在她眼里我显然是不合格的,所以我们只是打了个招呼。

从这个拥挤的小屋子出来,没留神这屋外面竟然还有个矮人,他是个勘探员,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不愿意和我多谈。我就溜达到码头的北边,这边屋子里都是商人,地精加贝很忙碌,里面有不少人进进出出,听他们的意思是都在抢购一个食谱。安德麦蚌肉杂烩,非常紧俏的一个烹饪配方,因为要拓展最高级的烹饪厨艺上限是需要到加基森来提升的。提升上限后练习这个配方能帮助厨师们迅速提升到技艺顶级。

我没有进屋子让更多人察觉我,树荫下的时尚设计师招呼着来往的人帮她带回来一些南海海盗的帽子用于时尚设计,她附近站着的巨魔比她显眼多了,这个巨魔明显不是部落阵营的,他甚至主动和我打了个招呼,希望我去菲拉斯帮他弄点什么远古生物的灵魂。

我以级别太低为由婉拒了这个叫做叶基亚的巨魔的要求,迅速的远离了人群。这个叶基亚可不是普通的巨魔,他带着伪善的面具站在这里招募冒险者为他帮忙,实际上是个狂热的哈卡信徒,他请求的帮助都有着背后的邪恶目的。有些中招的冒险者甚至猜度他就是伪装化名后的金度。金度可是个超级大人物,在荆棘谷巨魔帝国古都祖尔格拉布里企图复活邪神哈卡的妖术师,这么早就在偷偷做准备了。

面朝沙滩的海岸上有座和热沙港保持着距离的小房子,房子的风格带着几分机械感,它门口飞着一只白色的鹦鹉,我看看肩膀上因为掉了几根羽毛而明显情绪低落的金乌,坏心眼儿的溜达过去看看。

没想到房子里有人,是个打扮得华丽的侏儒,他甚至裹着红色的头巾,头巾上还镶着一大根羽毛,胡须浓密卷翘,充满了异域风情。这个侏儒叫纳瑞安,门口的白色鹦鹉是他的。难得碰到一只漂亮的鸟,闹脾气的金乌拒绝和同类交流。

我和纳瑞安打招呼得到了进屋许可,他的房子里堆满了书,桌子上摆了水晶球,他很友善的让我随意观看,我就翻了翻他桌上翻开着的书,“《如何安抚僵尸》……” 随着我的阅读,我感到这本书的内容源源不断地流出,这书一定有魔力,脑中的思绪像被榨干,并被消化掉,我赶快将它放到桌子上,真是不太舒服的感觉。

纳瑞安笑起来,“别介意,开了个小玩笑,,我猜你就不是学工程学的。”

“如果是会怎样?” 我心有余悸问道。

“忘掉你之前学过的,” 纳瑞安捻一下胡子,“能有重新选择的机会不好吗?”

“哦,那还真不错。” 我点点头,继续浏览他的书架,可悲的是,有些书我竟然连名字都看不懂。这才是这个小侏儒厉害的地方,他大概是这个大陆上唯一能翻译龙语的人吧!

说到翻译龙语,不得不又提到安其拉,那座在流沙之战中被封印的虫人王国,其开门的关键,被鹿盔摔碎的流沙节杖,蓝龙守护的碎片在一条大鱼肚子里,要钓到这条鱼,需要一个侏儒的帮助。没错,就是纳瑞安,蓝龙给这个小侏儒写了一封信,用龙语。

为了读懂信的内容,纳瑞安使用了占卜眼镜,一只五百磅重的小鸡和《龙语傻瓜教程》第二卷,啊,我可没说他懂龙语,但他确实翻译成功,英雄们才能继续下面的行程。

安其拉所在的希利苏斯离这里也不是特别远,穿过安戈洛环形山,在卡利姆多大陆的西南角,是不是因为这个不算远的距离,塔纳利斯沙漠才会有虫巢出现?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推测,远古的封印已经开始减弱了?

纳瑞安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碎碎念,我悄悄退出来,望着悠长的海岸线,心想我在这杀了这么多强盗,还在别人帮助下拿下了首领,是不是也差不多到达40级水平了?那也许该回暴风城,学习一下骑术买匹小马骑一下,省得总是被溜腿。

“格里曼大爷!”我沿海岸线往南走,格尔兹避开人在山洞边等我。这里除了下海绕过这道延伸到海里的小山丘游过去,就只有穿过岸上不远处一个山洞。

虽说这里也有可能碰到人,但毕竟已经少了很多,顶多我们装作不认识嘛……我不太自信的想着,随着格尔兹进了山洞。山洞里没有怪物,也没有蜘蛛网,湿润的海风在洞内很流畅的吹过,我今天的目标是海盗们的帽子和被他们偷走的热砂港朗姆酒。

别误会我并没打算帮海狼讨债,我真的只是想弄点特产酒品,回去带给铁炉堡的矮人们。没办法,谁让拜托人家帮我看孩子还要兼职教练呢。不搞点拿得出手的酒实在不知道怎么回去见人呀。至于暗夜精灵那边,实在不知道送些什么才好。想告诉泰兰德点玛法里奥现在长睡不醒的秘密,又担心自己被灭口,说不定只要带点花花草草回去那些可爱的精灵就很开心了。

山洞并不长,我很快看到了亮光,出口那边也是一片绵长的沙滩点缀着椰子树,树下阴凉处有些小帐篷,海盗们三三两两地在那里休息。

我环视一周,再次感慨海盗真是个兼容并蓄的职业,除了人类,还有不少矮人、豺狼人和地精等等种族的存在,不过他们戴的帽子确实很漂亮,怪不得会被时尚设计师看上。这些小营地后面是高高的木桩排成的篱笆,相信里面就是他们的大本营。我让格尔兹继续在山洞口处等我,沿着沙滩躲过他们大部分的监视,找到营地的入口,远远望去里面人头攒动,来往的工人在修整他们的船只,搬运货物,巡逻的海盗也很密集,营地大门里还有两座瞭望塔,看来要进去只能杀进去了。

将门口的海盗清理掉,身后格外吵闹起来,一小队人已经杀到眼前,万幸,都是联盟的。我绕了一下围巾,金乌在里面藏好,将许久不用的斧子抽出来拎在手里,我主动打了个招呼。“带我一下吧,杀安德雷·费尔比德。”

也许我这个战士看起来实在太可怜了,身上一件板甲都没有,级别又这么低,除了队伍里有人嘀咕了一句级别低最好先去别处混混之类,我毫无困难就被接纳了,而且还没等我冲上去贡献点力量,在海盗营地广场自我陶醉的那位首领大哥就被这群人集火干掉了。

“实在太感谢了……”看着死无全尸的家伙,这本该是个我自己用尽全力恐怕也难以干掉的强劲敌人,虽然是个普通怪,他身边也有小弟,周围巡逻的海盗也很容易就会惊动,可现在转眼就轮到我同情他了。真是世事无常阿。

“你有拿酒的任务吗,有就跟上。”队伍里领头的是个热心人,他指的就是帮热砂港的斯杜雷抢回热砂港朗姆酒以便给藏宝海湾的海狼还账的任务。

“好的,谢谢。”我发自内心的感谢他,往营地里西边的屋子奔去,那些酒被放在二楼上,从进门开始就有三五个海盗集火你,当然,那是本来应该发生的。但我进去只看到一地尸体,我开心的笑起来,捡了他们的帽子忙奔着楼梯上了二楼。二楼上战斗刚刚结束,大伙儿都在拿酒。

这里堆满了海盗们的战利品,我也装模作样拿了一箱,他们来去匆匆,我趁机又拿了些,将我的背包塞满。怪不得这么多人当海盗,不劳而获的感觉还真不错。嗯,这想法要不得,我甩甩头,不能耽误太久,赶快下楼出去。

“你还有什么任务吗?”我又被额外关照了,连忙道谢着表示没有了。他们有人打到了藏宝图,准备去做那个任务。

藏宝图呀。科尔文的黄金,他们已经拼好地图确认了任务地点,在最南部的岛上,全是51、52级的精英海龟,值得庆幸的是它们不会主动找麻烦。我抱着好奇心远远跟去观望了一下,在尝试检查疑似宝箱的东西时,突然出现五个海盗,早有准备的冒险小队立刻进入战斗状态,将海盗击杀后在他们身上找到了钥匙,打开箱子,里面有件蓝色装备,还有瓶科尔文酒,没有真的黄金在。

大概有人觉得上当了,酒被直接留在了箱子里。原谅我自私一下,这酒其实可以帮助人抵消一个非荣誉击杀带来的不良记录。既然有人不需要我就拿走吧,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我过去捡了起来。带回去给矮人们尝尝,被酒鬼称为黄金的酒应该不错吧。

希尔斯布莱德丘陵 前往塔伦米尔 各种药剂制作,点击可看

微信公众号:瓶文字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你的原址关注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耳语海岸_专注于魔兽世界60年代 » 听我弹一曲-72.落帆海湾和科尔文的黄金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本站文章皆为原创,如果喜欢请鼓励下我吧!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